☆自創、二創同人皆有注意☆
-全名是三月三生,叫我三生就好
-是繪手也是個寫手
-隨心所欲、無節操無CP潔癖
-軍服、西裝控
-近期YOI入坑、奧尤自耕農
★此處作品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商業利用★

【ACCA / 尼吉 / 光的練習30題 】死灰間點點星火

晚風襯著夜間的蟲鳴,高處所能一覽無遺的風景就是和平地不同,可惜夜半時分有的也只剩遠處尚未暗下的燈火;如果仰頭能見到繁星,那麼必定會像普拉內塔般壯闊,如果能見到星光,那麼必定會像火焰般耀眼。


然而此刻離他最近的光源就是吉恩口中叼的香菸,在燒成灰燼的殘存菸草中細微的紅光閃爍,在偶爾煙霧繚繞的狀態下會變得模糊,或在對方擷取更多尼古丁的同時在黑暗中顯得奪目。


竄入鼻腔的菸味並不讓尼諾反感,與其說喜歡菸味不如說正因為是他所喜愛的人特有的味道;有些嗆鼻的熟悉讓他安心,這些慣性正如同他老喜歡一杯又一杯地加滿對方的酒杯、正如每次吉恩喝醉時他會給自己找個相同的藉口去撫摸在平日不敢輕妄的金色軟...

【YOI / 奧尤 / 光的練習30題】向陽而生,逆光而行

他向陽而生,然而那和煦並不因此眷顧他,溫暖始終落在旁人身上,最後榮耀的桂冠由英雄的名號加冕。


他逆光而行,朝著光彼端的那陰暗處前進,目標一直都很明確,哪怕出賣靈魂也要站上頂端。



攝影什麼的他不太會,對於昂貴的單眼相機拿了也不知道該怎麼用、也沒什麼興趣;奧塔別克只會用手機偶爾拍張照,而那些偶爾幾乎都是他那不可一世的戀人。


專業所講求的構圖並沒有在照片上出現,特別的手法或是濾鏡也不曾用過;比起能看清全貌的順光他更偏愛讓主體晦暗不明的逆光。


早晨的可見度雖是個不錯的選擇,但落日西沉於地平線下的薄暮更有抓住虛無的實感。


微亮的澄黃繞著尤里身體的輪...

【ACCA / 尼吉】捲菸

你看著友人拿出慣用的銀色金屬菸盒,裡頭的香菸整齊並排,而未排滿的數量你大概猜得到在自己來之前他已經抽過一些,當然順眼掃視到桌上的菸灰缸也證明你猜測的並沒有錯。

在吉恩對面的座位坐下,那人對你打招呼的方式就是以熟練的手勢拿出打火機並為叼在口中的香菸點火,接著對方一邊招手一邊讓點燃的煙頭線更加後退,拿出菸的高調舉動引來周遭的視線,不過「蹭菸的吉恩」在民眾的眼中也算是習以為常所以你們並不在意。

對著酒館的服務生點了一些餐點與幾瓶酒之後尼諾想著今天該把眼前的人灌得多醉才好,自友人的口中吐出的煙霧在他們四周繚繞,霧白色的菸不影響你看著對方多瓦人與王室血統象徵的金髮,天藍色的眼眸明亮在那人的氣質下...

【YOI / 奧尤】天空之鏡

是什麼讓你心醉?


是風中帶有鹽巴味的鹹,還是戀人身上沐浴乳的清新?是穿透雲層的陽光,還是放眼望去沒有盡頭的湛藍蒼穹?


玻利維亞的烏尤尼鹽沼,世界上最大的鹽沼,人們美稱它天空之鏡,愛譽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腳底的陸地此時是一面廣大的鏡,夏季的湖水幾乎乾涸,上頭的礦物反射映入他眼簾的所有景物,一望無際的遼闊找不到邊界;透白的積雲在空中被風帶著走,緩緩移動的輕柔偶爾會讓擋住光讓陰影撫過他們身上。


這裡的天空沒有高度,宛如鏡中的樂園沒有邊底,恍若一個不注意就會失足,失足跌進那與鏡外相反的烏托邦。


僅存的淺湖是天堂的眼淚,大地的明鏡被圓弧的蒼藍深深愛著,它願為那遙...

【YOI / 奧尤 / 光的練習30題】啟明星

看到啟明星的時候記得回家。


天未亮,遼闊的帷幕仍罩著靛藍色的布幔,越臨界於穹頂弧形的頂端越是黑的深沉;萬籟俱寂,僅有指針齒輪的轉動與指尖敲擊窗框的聲響,拿在手中燙口的黑咖啡冒著陣陣白煙,他靠在窗邊等著歸人回家。


天微亮,旭日尚未攀升至遠方的地平線前,逐漸鮮明的晨光自天空的盡頭開始染色;街道旁的樹上隱約有鳥鳴,時間不停歇的走動比睡意更讓人倦怠,杯中液體早已冷卻,在短針又向前邁進一個數字的時間內尤里只啜了一口。


東方的上空有顆襯著僅存夜色的星,星體反射陽光形成的鋒芒告訴他早晨就要到來,他的指尖從玻璃看出去的道路彼端向上描繪,直至那仰角時將晨曦的金星遮掩住。


金星在天...

【Idolish7 / 41(四葉環x和泉一織)/ 四葉環生日賀文 】回禮



*四葉環生日快樂!
*和泉一織生日賀後續
*短篇

本就的白皙後頸在墨藍髮色的襯托下更顯其細緻,因制服衣領的關係那引人遐思的領域此刻正若隱若現。

老師課堂上的講課內容他根本沒有心思去聽,坐在靠窗位置的好處大概就是在無聊時能夠藉由看著千篇一律的景致發呆、暖和的溫度偶爾還能睡上一覺(當然基本上都會被坐在前方的人叫醒)、以及日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時,他能觀察光影在和泉一織身上變化的畫面。

坐在自己前個位置的資優生正專心地聽講,四葉環撐著臉頰讓視線在對方的座位上遊走,和泉一織抄筆記的動作自開始上課時就沒停下過,就連當事人都沒發現向一旁傾倒的鉛筆袋內掉出了幾支造型可愛的自動鉛筆,還有被默默收在筆袋內、他在對方生日時送...

【YOI / 奧尤】Smokey Eyes

*月曆裡某張圖的腦洞

*俄羅斯性.感小辣椒萬歲。

*ㄎ一ㄤ包奧塔,就是個ㄎ一ㄤ文。

*三生也ㄎ一ㄤ掉了,不用救了謝。


#英雄難過美人關

#奧塔別克記得呼吸

#論俄羅斯小辣椒的辛辣度


吃過辣椒嗎?那種辛辣又讓人口腔發麻的感受評價總是很兩極,喜歡的人享受其中的刺激,厭惡的人則是碰都不會碰。


奧塔別克對此倒是不予置評,不過若是自家戀人潑辣起來他可就沒辦法這麼沉默了。


英雄什麼的就別做了吧,他只是個對眼前性感撩人畫面有所反應(心理或生理上)與失控的十八歲少年而已。



FC2:http://march303.blog.fc2.com/blog-...

【YOI / 奧尤】在那光榮的傷痕上親吻



*短篇
*舔足,三生眾多癖好的其中之一

冰場上的聚光燈刺眼,穿在光鮮亮麗的表演服下是長年累月訓練出來的身段,隨著對方馳騁在霧白的冰上時那白金色的髮絲會隨著風速飄揚亦或是旋轉;當冰刀鞋在那片舞台劃出俐落且圓潤的軌跡時,不曾有人想過包覆在漆黑短靴內的腳是如何承受身體的重量以及為了比賽的磨練。

若是他注意到了戀人在拖下冰鞋時所微微蹙起的眉,那麼奧塔別克在當晚就會幫對方上藥亦或是按摩;會這麼做一來是同樣身為滑冰選手他知道雙足一旦受傷練習起來就有多棘手,二來理由很簡單,他捨不得尤里,哪怕是一點疼痛。

經過熱水薰陶的浴室正因尤里開門而讓蒸氣從中向外飄散,隨著熱氣他隱約能聞到他們兩人共有的沐浴乳與洗髮乳混雜的味道;...

【YOI / 奧+尤無差(吧) 年齡操縱 / 老梗啦不管了 / 我的新娘】



──你是我的新娘。


沒有人會記得小時候童言童語所說出的話,即便在那其中有著幾分真切,隨著時間流逝誰都會選擇去一笑置之。


他隨著家人從哈薩克搬到俄羅斯定居,寒冬的雪讓街道覆上厚厚的一層白銀,路樹上的冰偶爾會因為地心引力而墜落,冷空氣凍得他在口中呼出白煙;而當時他正好看見住在隔壁的金髮孩子穿著厚實的大衣與戴著溫暖的毛帽出門,短短的雙腿上套著雪靴,藉由步伐在雪中踏出來的是小小的足跡。


於是他上前去搭話,孩子臉頰上如同雪一樣白的肌膚有點紅,特別是鼻頭的地方還沾著一點雪花;對方先是用大大的眼睛注視他好一陣子,然後將準備推成雪人的白球遞給他。


這是奧塔別克搬到俄羅斯後的...

【YOI / 奧尤、尤奧、維勇、勇維】地鐵上靠著我睡著的乘客



*四個小段無關連,CP場合自己挑著吃嘿
*才不會說是看到朋友的親身經歷想到的腦洞
*清水短篇

《奧尤》

他偶爾會來聖彼德堡觀光。

哈薩克與俄羅斯雖然在地圖上鄰近於上下兩方,但實際的路途可沒有紙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當然這遙遠的距離並不會阻礙奧塔別克的旅行計畫,兩國相鄰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歷史文化與人文風情,俄羅斯所散發出的神祕感總是深深地吸引他。

來過幾次他也差不多熟練了俄羅斯的地鐵系統,在人潮擁擠的尖峰時段奧塔別克踏上了列車,並且在車廂中幸運地找到一個位子坐下。

乘客擠滿了整個車廂,宛如沙丁魚罐頭的擁擠讓他沒辦法看清楚跑馬燈上的停站指示,最後只能聽著列車上的廣播服務來判斷到了哪裡。

離奧塔別克的目的地就剩下三站而已...

1 / 4

© 三月三生 | Powered by LOFTER